我為何選擇回中國

我為何選擇回中國

作為海外華人,我已發展得很不错,本可過安定的生活,等待退休,本不必把下半生獻給中國。但我心有憂患,總期望中國能不再被外國欺凌,人民生活能轉化向幸福,中國文化 對人性人道人倫的價值能重新樹立。

經過百年的苦難,到改革開放,一切都有機會轉向,我只怕中國重複過去歷史的錯誤,更 担憂文革已摧毁文化的崇高精神,人只陷於仇恨鬥争思想中,且民族因深受創傷,失去一切傳統美善價值,在經濟發展時,變得貪婪腐敗,自私自利。

這時體驗上帝的心,所謂愛是恒久忍耐,對中國的愛是無條件的,緃使中國當時仍貧困落 後,各方水平很低,仍是要付出愛與接納,用任何方法去重建這偉大的國家。

二十多年来,把中國原本的仁愛價值,通過文化交流對話,重新種在文化泥土中,重建中 國當代知識份子的骨氣與靈魂,也以實踐方式行在人民中。

這是我選擇的道路,堅持 24 年。其中的學術與文化反省出版 32 本書,90 多篇論文,數 千篇文章,上過 40 多個建議,涉及教育,醫療,反腐,貧困改善,人權改革,宗教寛容 等。

我希望自己不是一個抽象的中國人,因見億萬同胞在歷史上經過長期的苦難,只有投身進 去,直接面對人民的生活,才能真正關懷人的需要,見到貧困孩子不够資源受教育,自己 雖是無甚麽錢的中產階層,仍呼龥其他海外中產者合成一愛人團隊,以有限的資金去扶助 貧困教育,且盡能力向政府反映。

在這多年,我對共產黨統治的方法有深入了解,也明白他們的做事方法。雖然現實上仍有 貪腐與很多壞官,但整體仍堅持着一種為全體中國人民的理想。作為知識份子,也理性地 超越西方所經营的淺薄解釋和偏見,深思中國在短短三十多年能達至富强的原因。單單獨 裁與腐敗是不可能富强的。大部份發展中國家有了民主體制,也不成功,其他獨裁國家更 不堪,然而中國為何成功?中國有其了解全民需要的方法,也有其特别路向。

因中國善用了明代到清初的實踐哲學,也用了易學在變化中平衡的决策學,且用集體智慧 的力量謹慎行事,不斷從錯誤中改進,且使大方向不會出錯。

這些是學理問題,不論述了。我在其中要做的,是提出仁愛與良知,重建文化基礎,使民 族整體不要因實利而失去道德價值及文化精神。且自己這團體先行出我們所講的仁愛,數 十年與中國同行,分担其發展的辛酸,大事做不了,但在有限事上,以無限的愛作出極微 小的貢獻。

Comments are closed.